您的位置:首页 > 工业文创

从异类到大师 - 迈克尔杨 Michael Young

发布时间:2020-03-12      阅读量:304次     

我感兴趣的是作为工业艺术的设计,不仅是限量版,而且是大规模生产。 

—— Michael Young

迈克尔・杨

Michael Young

一个享誉国际的英国设计师

1966年出生于英格兰

东北部的一工业城市桑德兰

1992年毕业于金斯顿大学

次年创立Michael Young工作室

2006年将工作室开到了中国香港

时至今日,MYS工作室已经被公认是

亚洲最令人兴奋、最强大的设计公司之一

而他被公认为是对中国设计最有发言权的欧洲设计师

与迈克尔杨的首次接触

是在19年的一次活动上

当时便约定好了此篇专访

这次我们一起聊了聊

他在设计方面的一些想法

以及他是如何看待

中国的市场和对中国企业的建议

接下来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设计是我最后的选择 

因为阅读障碍症(未被正式诊断)的缘故,从小所有考试表现得都很差,经常不及格,因此我想通过学术途径获得光明前途的机会十分渺茫...

非常幸运的是我在绘画方面具有不错的天赋,并且富有想象力,喜欢艺术、音乐和时尚。不过可惜的是即使我很有创造力,我的英语和数学考试成绩也不足以使我被学校哪怕是艺术学校录取,所以我在当时无事可做,便会胡思乱想.....于是我用了几年时间,利用点、形状和颜色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设计曾被认为是最低等的艺术形式 

即使现在设计行业的发展很不错,但在80年代后期设计行业并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规模,甚至一度被认为是最低等的艺术形式。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停的在画自己的东西,直到最后终于被一位热心的艺术学校教授看到了我的画,出于同情心他让我进入了设计学校,从此便踏上了设计之路 ——当然,这很大一方面也是运气促成的…

1992年大学毕业后,当时的我确再一次面临没有什么机会向我敞开大门的时刻,因此我开始自己做设计、焊接和制作东西,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机会。至此才奠定了自己的风格,打开了属于自己的市场。

创造有意义的产品 

老工:作为设计师而言,您现在可以说是非常成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促进您继续向上的力量是什么呢?

Michael Young:设计中常常缺少的是文化和科学的连接、思考者与企业的连接、制造与市场的连接。我们工作室现在就在不断演化设计让这些连接成为可能,让我们可以 去创造更加有意义的产品,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兴趣。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年轻沙发”和“安乐椅”

设计不只是为了生存 

设计不只是为了生存,而是通过可实现的方式对世界有所回报。我从来没有质疑过我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这同时不意味着可以轻易就能够达到。

现如今,新的设计技术方法使年轻人沾沾自喜。这不是他们的错,是时代造就的。我父亲出生二战期间,而现在的年轻人出生于外卖和快速变化的时代。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直面全新的挑战。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空表”

设计界的变革已经迫在眉睫 

科技界的“大哥大”苹果已经成为大湾区95%新生代产品设计风格的风向标。而我的使命是要颠覆这一点,就像我在90年代在全球范围所做的那样。这次面对的是一个更大的需要挑战和解决的问题——我们被迫进行变革,并以此来激励自己并得以发展。就好像朋克和Protagonist对音乐行业所造成的冲击一样,变革是必需的。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CIGA

思考如何创新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老工:没有灵感的时候,会做些什么进行突破?

Michael Young:如果我退休了,我会 呆在沙滩上堆沙堡,并不断寻找新的方式来堆沙堡,这是像我DNA的一部分。问题在于如何让创造具有现实意义。设计界需要超越仅仅将概念转化为不同材料的具象形状的范畴。 人类每天都习惯并理所当然地使用技术和技术产品,设计需要考虑和应对超出形态和审美的需求。在当下,大湾区是培育这些思考和实践的绝佳地点,就好像我刚起步时的伦敦一样。从达尔文主义到特斯拉……接下来呢?我非常期待。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LessThanve

没有一夜之间的变革,走好每一步

老工:您从事设计领域多年,产品设计、时装设计、室内设计等等您都有涉及,您认为各个设计领域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Michael Young:设计就像是一个相互激发灵感的大“超市”。每件事都会启发周遭一切。 没有一夜之间的变革,只有“积跬步”,设计的各个领域像蜜蜂交叉授粉一样互相启发和进化。在此之前你必须明确的了解自己在干什么,确保自己和工作室可以生存 。在此之后当改变来临时,总有涌现一批人出来互相扶持、推动变化、创造出新的合作关系。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MOKE

设计可不仅仅只是锦上添花 

老工:当拿到一个项目的时候,您通常是如何开始做设计的?您最看重的又是什么方面?

Michael Young:们的设计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点实际在于充分了解客户的需求, 然后确保我们的前期研究能够帮助客户建立具有前瞻性的设计要求。

我们希望与具有市场号召力,但同时希望用前瞻性的设计引领市场的客户合作。这需要大量的不受实际限制的联想与研究,才能创建愿景。设计师可以自由创造形状,但是对设计的内涵和潜在需求的理解不应该认为它仅仅是锦上添花,而是设计的核心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 海尔-iCASE系列

老工:为什么选择来香港成立工作室? 在工作室发展期间您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怎么解决的呢?

Michael Young:香港是我进入中国的第一个“家”。我在香港结交了不少朋友,它是我贴近了解中国的一个很好的大本营。现在我们在深圳也开设了分公司和办公室,因此,现在的香港更多的是与国际客户交流的窗口与我个人生活的所在地,中国已经成为我们的工作重心。

最大的困难实际上是让中国各行业的企业理解与我合作的方式。他们有时很难理解我与工作室所能够提供的前瞻性设计与独特价值。但经过10年的努力,工作室在越来越多的团队成员的帮助与设计圈朋友的支持下,开始和更多的国内行业、产业进行互动。希望这样的开始能奠定以后更长远的合作机会并促成更多的变化。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The Cabin

老工:您的工作室和全球许多国家与地区都有合作,您认为中国企业与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企业有什么共同点与不同呢?中国企业现在最需要加强的部分是哪一方面呢? 

Michael Young:我们所合作的国际品牌,很多是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当地手工艺特色的家族企业,非常具有当地特色……像是森林地区周围的家具企业,港口周围的船运公司。 

而对中国企业来说,当下最重要的是知道如何将自己的独特之处加以辨识并传达给市场与消费者,而不是简单的使用苹果的设计风格作为唯一的外形语言,如何在快速迭代的市场中将文化和激情融合在一起,从而为设计创造出价值,甚至如何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如何嵌入类似于触感的人性化元素,使产品不仅满足购买者的功能需要,而能进一步满足他们的情感需要。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KEF-LSX

奖项只是少数公司获取利益的手段 

老工:您设计过很多产品,斩获无数个国际大奖,您在设计最初有没有考虑过它们会这么成功呢?

Michael Young:我从来没有为了获奖而设计,我并不信任它们。大多数奖项都是由少数公司建立,而他们的目的只是尽可能多地从更多的公司那里赚钱,让它们在全球舞台上显得很重要而已。

我希望设计行业能够出现更多有责任感的奖项,能考虑到“嘉奖”一词的真正含义,而不仅仅是付奖金。在中国有很多公司跟我说,“我们不需要您来设计产品,但希望您能帮助我们获得大奖”……奖项在营销意义上有短期价值,但长远来看,它们必须具有基于新规则的真实价值。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MY collection

迈克尔杨设计作品:vape device

老工:有人说您是对“中国设计”最具发言权的欧洲设计师,您对这个称号怎么看待?您认为的“中国设计”又是什么样的呢?您对中国工业设计环境有什么印象?

Michael Young:在过去的14年中,我在中国交了很多朋友,无论我在任何一个城市参加论坛或是颁奖都会遇到熟人。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中国设计更有发言权。

我只是设计界的一员,我们一起在这里努力、互相支持,分享知识和经验。我们/我在这里尽己所能帮助设计界的年轻一代。比如说,我们工作室正在重新设计包括深圳和河北工业设计展览在内的设计活动…今年下半年面世的这些展览概念将具体阐释我脑海中所构想的变革。大家敬请期待!

此次新冠疫情发生后,MYS工作室针对此次疫情作出了一系列概念产品设计,相关介绍在次条文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