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工业文创

“MYS设计概念”——后新冠时代!

发布时间:2020-03-12      阅读量:418次     

1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新型冠状病毒在肆虐半年之后终于在北半球的夏天像潮水一样慢慢退去。好像SARS一样,除了偶尔的研究所病毒泄露事件,病毒并没有再返回人间。好像SARS一样,这场来无影去无踪的瘟疫在更大地理范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卫生习惯。

搓手酒精之类的个人消毒产品无处不在,成为大牌包包上的最潮挂饰。讲究的小姐姐会购买酒精+护手霜的二合一产品,并且对瓶子的设计手霜的香味极为挑剔。环保人士开始大力推行便携搓手液再灌装服务,因为这用量极大的小塑料瓶已经成为超过饮料瓶和吸管的最大塑料污染。不伤手紫外光手环成为新兴的时尚选择。


MYS设计概念:紫外灯消毒手环

人们已经不需要每天佩戴口罩。病毒肆虐让大众对于“空气传播”的具体途径更为了解,因此出现了专门纠正摸脸揉眼抠鼻子的纠正型口罩,像几十年前的背背佳一样,只要佩戴一个礼拜,就可以完全改掉这些帮助病毒传播的坏习惯。不仅大人需要,更受到了小朋友家长的热烈欢迎。


MYS设计概念:防病毒纠正口罩

许多人还没能从接触恐惧症中复原,水龙头、电梯按钮等产品被集中换代成为红外线动作侦测产品,而家庭开关则几乎全部被基于蓝牙和wifi的智能声控智能家居产品所取代。超薄触控手套按钮消毒笔成为许多人的出门首选,减少乘搭公共交通所带来的接触焦虑。

MYS设计概念:紫外线按钮消毒笔

当然,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将手套反面脱下,和手机一起丢进小型紫外灯消毒收纳盘进行消毒。随身挂在手机上的紫外灯消毒灯亦相当热销。家庭消毒成为日常,主妇可以轻松的在拖布的清洁剂槽中混合99%的漂白水。公司大量储备“口罩、护目镜、搓手酒精、手套 卫生四宝套装 ”,虽然不知道在酒精挥发殆尽之前能不能轮到上场。

MYS设计概念:紫外灯手机/钥匙扣

MYS设计概念:紫外线消毒收纳盘

餐馆倒闭了很多,但其中不少很快又重新开业,毕竟人还是要吃饭的。新餐馆里多了不少一人位和四人小包间,一兰拉面的隔间式餐饮概念风行一时。出现很多针对一人食的新餐具设计。

2

生活从此不同。

很遗憾,隔离和停摆没能让病毒停止脚步。聪明的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随着疫情扩散和研究深入,人们惊恐地发现这种病毒不仅传播能力极强,而且极为隐蔽,在潜伏期无症状时也有强大的传染力。最恐怖的是,一朝被感染,即使康复,终生都有机会重新获得传染力,对老人及有基础疾病的人群构成极大威胁。在人际传播6个月之后,病毒开始变异。

仅仅一年,这一如恶魔一般肆虐的疾病将20%的70岁以上人口带离了人世——8800万人口。这一数字尚未包括少数处于壮年的被感染者。虽然疫苗以惊人的速度在10个月内通过临床实验并上市,但变异给病毒的控制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人们不知道疫苗能否抵抗新的变异,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那不幸的15%重症和5%死亡率之一。

自我隔离遥遥无期。

工业革命以来的居所与办公地点分离的模式被完全打破。绝大部分时候人们呆在“家”里——现在称之为 基地,因为这一空间远远不再是用来吃饭、放松、睡觉的空间。人们绝大部分的活动都可以在”基地“完成,而不用踏出家门一步——(云)工作、(云)会议、(云)锻炼、(云)娱乐、(云)社交、(云)教育、(云)博物馆、(云)音乐剧、(云)爬山,只要你能想得到。 

SONY Vision-S概念车的狭小空间全方位娱乐设计可被应用于居家使用

”基地“的空间被重新划分,盛行多年的”客厅+餐厅+睡房/客房“结构被开放平层空间里可灵活变动的 娱乐角 ”锻炼角,及能够更好隔离噪音、满足社畜、神兽同时电话会议/网课的“工作/学习电话亭”(类似于古老的伦敦电话亭,可以用多面电子屏幕与视频设备完成远程会议或课堂)和全息浸入式娱乐/社交胶囊(类似于胶囊旅馆,但配备全息影像、立体声及气味模拟体温模拟设备,既可以提供仿真剧院享受,又能与亲朋好友云晚餐、 云酒吧)所替代。宽敞的卧室在城市中难觅其踪,人们像蝙蝠一样睡在高悬屋顶的虚拟空间睡眠阁。毕竟眼睛闭上的时候并不需要那么大的活动空间。

MYS设计概念:已存在于办公场所的“电话亭隔间”设置将在家居环境找到用武之地

麦当劳新推出的汉堡香气蜡烛套餐,其中包括牛肉、蕃茄酱、酸黄瓜、洋葱、奶酪和芝麻餐包六种香气,可用来模拟门店气味,辅助“云汉堡”体验

通勤时间的大幅度减少导致”家居“时间增加,人们重新聚焦于自我享受、内心探寻与家居环境的提升。从烘焙、烹饪、咖啡和茶艺,到编织、刺绣、书画手工、皮革制作,以及更为先进的3D建模与打印,各种个人爱好相关产品及学习平台发展异常蓬勃。家人重新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生活伙伴与心灵依靠,传统的桌面游戏与新一代的电子协同游戏同样受欢迎。适应新空间分布、基于“自我独享”与“亲情连结”这两个概念的新一代家具为家具行业带来了蓬勃生机。

工厂的工人、或是“基地里的人”一定要出门的时候,人们会佩戴新风过滤系统智能头盔,超轻材料、全密封系统及内置电子屏幕与声控系统让不得不暴露在外的感染风险降到最低。

MYS设计概念:新风过滤系统智能头盔

一切活动线上化的趋势让曾经势不可挡的城市化出现了逆转。毕竟大部分需求、特别是以往集中于城市的就业和教育需求都可以通过网路满足,而空旷的乡下还能提供些微户外活动的可能性。用非牛顿流体进行固定包装可重复 消毒 使用标准快递箱解决了快递包装问题,无人快递网络的延伸取代了高铁/地铁的延伸,成为了回归乡野最重要的条件。房价?被剥离了基于位置的稀缺性,没有人会再傻到把身家押在上面。

MYS设计概念:非接触式无人驾驶物流配送车

3

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生活总算重回正轨,至少大部分时候是。新型冠状病毒像流感一样,成了人类的长期伙伴。大部分人都会注射疫苗。流行病学专家每年会预测新的病毒变种,并对疫苗进行更新。但疫苗的预测准确性并不如人意,这家伙果然还是比前辈要聪明一些。小规模的病毒爆发和重症、死亡时有耳闻。

这非定时炸弹让人处境尴尬。全面隔离意味着0风险,但也给社会和经济带来无法承受的伤害。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摇摆,国际组织和政府终于在精密防控和分级管理上达成了共识。基于个人可穿戴设备的体温、血氧等个人健康数据的实时采集、居民行踪追踪汇总与大数据分析使得分区块精细管理提供了可能。具有健康数据采集和传送功能的健康概念首饰成为潮流。

由Withings推出的ScanWatch通过监测血氧量预防睡眠窒息

MYS设计概念:可采集体温、血氧并以颜色显示健康水平的耳钉、别针配饰

区块细化到社区层面,并能够基于居民健康情况与访客历史,将病毒感染风险分为三级:

  • 绿色:低风险, 不需穿戴个人防护设备

  • 黄色:中度风险,减少接触与暴露, 推荐穿戴个人防护设备

  • 红色:高风险,所有住户需 居家隔离 , 禁止 区块内外人员流动

当区块风险级别发生变化时,所有区块内居民会收到风险实时通知,同时在区块内商业及显著位置以视觉呈现,同时这一可视化信息会更新在地图和导航软件上,为出行提供参考。

为了更好的监测健康状况以及人际传播,各国纷纷通过了新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允许国家卫生机关获取个人健康信息、个人接触历史(会议、社交、约会)及出行轨迹信息。基于在生命安全的威胁下,个人隐私终究是妥协了。

为了取得朋友和商业伙伴的信任,人们往往自愿选择将自己的健康信息与出行历史公开,由软件进行评估并得出个人风险指数。只有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获得评估绿灯,会议才能够当面进行。仅有的一次大规模的个人出行数据泄露导致当年的离婚率上升了20%。红色高风险区域成了物理上的“404页面”,各地区的开放天数比例完全被算法所控制,取代风水成为了新的玄学

4

Pain is pain, fear is fear, and love is love - even in the matrix.

2009年曾经有一部科幻电影《未来战警Surrogate》,影片生动的描述了2025年的世界,人类如何安坐家中,通过远距离遥控,指挥自己拥有完美身材的人形机器人在户外世界中上班、购物、约会。

2009年电影《未来战警》对人类自我隔绝与机器人横行的场景作出描绘

当人类不敌肆虐的病毒,缩回安全的堡垒,当情感都基于视频和文字,所有的感官都基于信号和刺激,当人类无可选择的成为电子和生物信号的受体。接收到的是否真实存在?存在的是否有意义?意义是否在于代码?代码是否会有感情?当人们不再有勇气面对这个自古危险的世界,不再有发现和开拓的兴趣。什么是人类?到那一刻,人们是否会怀念这个可以亲手触摸、亲眼感受,万物有形有灵的世界?

电影Ready Player One中的休眠舱

5

假如流水能回头

早上6点,城市开始苏醒。高速公路的车流逐渐汇集,发出无法辨别的轰轰的声音,好像巨大的引擎慢慢启动。人们简单的起床、梳洗,毫无顾忌的踏入开放、未知的世界。需要每天乘坐公共交通去城市的另一边工作,即使路上需要花1、2个小时的时间。

大部分的会议是面对面进行,并不需要专门的新风流动设备,也没有任何阻止飞沫的遮挡,如果有人感冒,他只需要转过头用手肘遮住喷嚏,然后平淡的说一句“Excuse me”,然后继续加入热火朝天的讨论。语言只传播部分信息,眼神、表情和动作使信任更加稳固,或以隐蔽的方式提出怀疑。不存在断线或是需要不断重复“Mike, are you still there? We cannot hear you”,因为所有人都在会议现场。办公室通常是所谓的“开放式空间”,所有人共享工作空间,使用同一个茶水间。许多影响深远的对话和创意,都从茶水间的偶遇开始。

学生每天背着或是拉着沉重的书包去学校上学。虽然教学内容许多已电子化,但面对面集体授课仍被认为是最为有效的学习方式,学生对所接受的授课内容与进度速度并没有选择的权力。不过有趣的是,由于学生们每天数个小时呆在一起,日常交流点滴积累,彼此之间的友情常常持续数年,而彼此之间的性格和爱好也会互相影响。除了课堂,学生每天会进行1-2小时的户外活动,包括自由玩耍,或是足球、橄榄球之类的高接触集体项目。队员之间的距离或是皮肤接触并不是主要的担忧。

中餐馆以大圆桌为主,70%的人在餐馆吃午饭或晚饭。所有的餐具都是可供长期使用,在餐厅后厨进行清洁,很少彻底消毒,而客人们似乎并不介意。商务宴请是最重要的社交和商业手段之一,人们在餐桌前花费数个小时,完成从前菜到主菜和餐后水果的十几道乃至几十道菜肴,在杯盏之间逐渐放松警惕、推心置腹、完成交易。私人生活中,朋友们则以吃饭、喝酒、看电影等见面进行的活动联络感情,并不需要进行特别的健康测试或是健康申报。虽然网上讯息软件已经极为普及,见面、眼神交流、直接看到对方的面部表情并即时作出反应,仍被认为是最为有效的友情和爱情增进方式。

2020年最热门的一部影片,是一部产自中国的科幻电影《COVID-19》,讲述了一种横行全球的新病毒如何彻底的改变了人类的社会形态。

6

设计后记

甲子年首,瘟疫横行。从最初的恐惧、慌张,封城、物资短缺的绝望,对病人的同情、对真相的探究,到在家办公/网课的混乱和苦中作乐,再到重拾烹饪、烘焙、阅读的坦然,直到慢慢看到一点点重回正轨的希望。2020年的头两个月已是五味杂陈。灾难是对人性的拷问,也是凝聚人性的力量。当目睹医护的奉献、社工的坚持、科技企业的快速研发、中小企业的挣扎和不放弃,每个人都会自问一句,应对疫情,我能做什么。

面对疫情,设计师能做什么?

浸淫在Michael Young Studio自由、开放、创新的跨文化氛围中,我们不愿将视野仅仅局限于设计更新潮、更符合人体工学、能吃饭能喝咖啡能抽烟的口罩(我们能做, ),而寄望于设计师天马行空又不失脚踏实地的想象力和创造思维,能够带我们跳出这一刻的恐慌、焦虑和无序,用 面向未来的设计概念将可能存在的未来空间建构在眼前。为各行各业展示机会的同时,也引发讨论和思考——2020年的这场灾难,会如何影响每个人的生活和情感,企业、品牌、消费者的每个被动决定,又将带领我们走向何处。

我们借用了虚构设计(Speculative Design)和设计展望(Design Foresight)的方法,基于人们对于疫情的反应的弱信号以及应运而生的需求,设想了数个假想未来的平行空间。每一个都可能是你我将生活的未来,哪一个会是我们选择生活的未来,哪一个会是我们用设计创造的未来?

Michael Young Studio (MYS) 是一个跨文化设计工作室。 MYS LAB 是MYS团队的设计灵感试验场,欢迎关注。我们还没开通留言功能,但在后台留下你关于新冠的想法/主意,也许会变成现实。合作或媒体请扫文末二维码,Email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