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霍普杯三等奖:“破”墙新生——有形边界 · 无形沟通

发布时间:2020-03-24      阅读量:1004次     
2019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

由来自深圳大学的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同学
以作品《“破”墙新生——有形边界 · 无形沟通》
获得三等奖!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作品的深解读吧!


“破”墙新生 
 有形边界 · 无形沟通 


我们以为贫穷就是饥饿、衣不蔽体和没有房屋;然而最大的贫穷是不被需要、没有爱和不被关心。

——特蕾莎修女

在秘鲁首都利马,一条10千米长的“羞耻墙”将原本完整的城市空间割裂开来,一面是富人区一面是贫民区。而这堵羞耻墙,既是富人对穷人的偏见,也是贫穷区抹不掉的心理阴影。我们选取原墙体中的一段,在两侧置入新墙和它形成有趣的空间,同时基于马斯诺需求置入集水装置、种植空间、社区图书馆、儿童游戏区、展厅、观景长廊、太阳神庙等,将一条阻隔两端人群的墙变成一个汇集两端人群的公共空间。这个改造设计给了穷人一个开始发现幸福的契机,只有当他们自我欣赏的时候才能被人尊重。通过这个契机,打破他们心中原有的自卑和无力,并自发延长这个快乐空间,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同时改善富人对穷人的偏见,一步步打破彼此的心墙。

△ 整体鸟瞰图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选址背景


△ 选址区位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利马当地的富人建造了一道长约10公里的隔离墙将城市分割为两部分,目的是要隔离贫民窟,区分贫富,贫民将其称为“耻辱之墙”。富人担心穷人会偷东西,因此要建墙以防止他们偷窃和隔离。同时,这堵墙也是他们心中的一堵墙,阻碍了贫富之间的认知。一方面是富人对穷人的蔑视和偏见,另一方面是穷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而感到无力。
 
△ 选址背景©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一堵墙将富人与穷人分开

利马,一堵高约三米,长约十公里的墙将富人与穷人分开,这是一堵带刺铁丝网的混凝土墙,一侧为白色,另一侧为彩色。

耻辱墙的一侧

富人区拥有利马最美的景观之一,它是被高度庇护的。这堵墙在朝向山坡的最高处,而富人区的每座大房子都有大花园和私人游泳池。

耻辱墙的另一侧

贫民窟大部分的房屋是由垫子、胶合板、木材以及各种回收材料建造的,因为这是最省钱的方式。这里严重缺水、缺少便利设施和公共空间。许多房屋甚至没有屋顶,因为这里几乎不下雨。

双重性:贫富

若耻辱墙不存在,小山本身是他们唯一真正共享的区域,对于富人来说,山顶这一片小小的围墙挡住了所有的贫民,这堵墙阻止了城市的一切弊端,对于穷人来说,这堵墙将他们本应享有的美景分开了,他们欣赏不到山,看到的只有墙。

心理隔离大于物理隔离

墙上是抗议者的口号:“我的国家是你的,我的国家是我的,我的国家是一切。”在这堵物理墙的后面,还有一堵更坚固的墙:被封闭的思想。

墙壁另一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孩子们以梯子的方式放置石头,以爬上墙壁并向另一侧看去,但他们看向远方的视线比大海还要美。
 
 

文化背景

△ 文化背景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阳神

在秘鲁,印加人的太阳神庙被称为“ Krykkan”,意为黄金花园,每年6月会在这里举行印加帝国最重要的纪念节日-“太阳节”。他们崇拜太阳,“印加”是太阳的后代,国王也被称为“印加”。因此秘鲁有许多日晷,太阳神图腾和传统服饰。

秘鲁的传统建筑

秘鲁这个千年古国拥有多达19,903个考古遗址,留下了许多建筑遗产。秘鲁的古建筑设计精美而独特,例如,马丘比丘是一个古老的安第斯小镇,整个建筑群甚至景观设计都是由石材制成的。除石材外,当地还非常喜欢用夯土技术建造房子,例如古城ChanChan。

秘鲁盒子

秘鲁盒子是秘鲁特有的手工艺品,打开后,显示秘鲁人生活的场景就会显示在眼前,秘鲁人喜欢将它们放在家里,秘鲁的游客也喜欢将它们作为特殊的纪念品购回。

秘鲁的种族矛盾

秘鲁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种族结构复杂。印第安人占总人口的41%,贫民窟98%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热爱国家并培育了丰富文化,但是,印第安人的努力并未得到尊重,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歧视,印第安人的主要问题是社会和经济问题。
 
 

现存问题与设计策略

△ 现存问题1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恶性循环

在秘鲁,贫困地区的水龙头没有水,水是这里最稀缺的资源,儿童的教育程度不足,社区没有公共活动空间……孩子们偶尔会爬上耻辱墙,看着富人区,他们渴望生活在隔离墙的另一侧,对现实生活充满失望。这是不快乐的恶性循环,使得贫富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
 
△ 现存问题2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发现生活的快乐

置入一个空间,让人们发现生活中的幸福,只有欣赏自己,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我们希望给予的是一个开始拥有幸福的契机。通过这个契机,让他们感受到生活中的幸福,让他们发现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幸福,并打破他们内心最初的自卑和无能为力,从而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
 
△ 马斯洛需求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需求层次理论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结构是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发表在《心理学评论》中“人类动机理论”提出的一种心理学理论。他的理论与人类发展心理学的许多其他理论平行,其中一些理论侧重于描述人类成长的阶段。我们借助马斯诺需求希望一步步改善他们的生活,从而创造快乐。
 
△ 设计策略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打破羞耻墙和心墙

耻辱墙是分隔贫富差距的分隔墙,也是富人对穷人的蔑视和逃避。因此我们将这堵冷墙转变为一座充满活力的建筑,让穷人开始发现并创造幸福,并向富人展示了穷人的幸福,提供了打破偏见的机会。

 

类型探究——新墙&旧墙

△ 类型分析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在墙体向建筑体转化的过程中,我们先探讨了新墙与旧墙(耻辱墙)的关系可能性,分析不同的尺度、不同的位置关系和不同组合方式给人带来的不同空间感受,以及每种空间原型分别适合哪些功能。

 

设计生成
 
△ Diagram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设计充分考虑现有的街道和贫民窟剩余空间形态,沿耻羞墙扩展新空间,纵墙结合山势、高差形成错落的墙体形态,横墙自由穿插限定,与羞耻墙形成的多种空间关系,整体可上人屋顶覆盖建筑内部空间,以形成可自由游走的外部空间,并由此建立重新连接两个城区的可能性。
 
△ 整体轴侧图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内部空间

△ 内部空间示意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太阳神庙空间

我们借用了太阳的形状并将其放在屋顶上。当阳光在六月从洞中穿过,它洒在神庙上形成美丽的光束,象征着被太阳照射的人。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是被太阳神祝福的人。

面向富人区的展览空间

秘鲁的利马贫民窟主要是印第安人,展览空间将讲述印第安人丰富的人文历史故事,我们希望富人对贫民窟居民有正确的认识,希望贫民有温暖和幸福,在不同的种族下,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阅览空间

贫民窟有很多学龄儿童,他们没有教学资源,即使他们渴望知识,也无法获得知识。我们希望为他们创造一个可以读书并提供学习机会的场所。在阅读空间中,富人拥有与穷人交流的窗口,甚至向他们捐赠书籍。

取水庭园

潮湿空气中收集的水沿着管道流入水槽,人们可以通过水龙头取水来一定程度上解决缺水问题,多余的水形成了一个有趣的水流空间,为人们提供了休息和娱乐的空间。
 
 

双重表皮

△ 双重表皮剖透视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 亲水性表皮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 取水庭园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亲水性表皮

结合空气取水原理,我们尝试将亲水性表皮附着在建筑物部件的皮肤上,从而使建筑物成为大型的空气集水装置。所收集和过滤的水资源将免费提供给缺乏水贫困人口,并润湿土壤、改善环境。
 
△ 生长性表皮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 线性形体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生长性表皮

秘鲁古代建筑中常用的夯土墙是新建筑使用的主要结构体系。这种相对低技的建造方式使建筑物具有可成长性,建筑可以根据需求沿着旧墙继续扩展新的空间。
 
 

结语

我们希望这个建筑为贫民窟的人们提供水资源、庇护、知识,激发交流、陪伴、自我认知,而人们的行为就像是这个适应性极强的的建筑一样,是具有不确定性的。与其说为他们创造一个建筑,我们更希望提供一个框架。我们将羞耻墙打破变为装满愿景的“秘鲁盒子”呈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或许会接纳,也或许会质疑,会改造,甚至会创新,从而得到自我和他人的认可。当他们意识到快乐并不在于被赋予,而能自己创造,心墙也将慢慢瓦解。
 
△ 地景空间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 屋顶空间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成果展示
 

△ 设计图纸 © 谭慧宇、张新升、曾逸思
 

巡展



霍普杯高校巡展正在火热进行中,想要足不出校看展览?想要为多彩的校园生活增添一股清泉?霍普杯获奖作品巡展期待走进你的校园,走到每一个学子的身边!


联系方式:
《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联系人:刘春月  
电话:18600687310  
邮箱:liuchunyue@uedmagazine.ne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建筑艺术家工坊3楼



2019 Ul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
至此已圆满落下帷幕。
今天“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走过了八个春夏秋冬。
2020年,一个崭新的十年即将到来,
你会是下一个霍普杯一等奖的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