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工业文创

设计界奥斯卡得主破产、过劳死,千万网友含泪哀悼:中国设计的骨气!

发布时间:2019-11-12      阅读量:4573次     

今天是平常的一天,阳光很好,但有的人看不到了。

据官方消息,著名设计师沈文蛟于9日凌晨因长时间工作突发心肌梗塞离世,享年46岁。

曾高喊“原创已死”的设计师,自己也去世了。

命运真是无常。不到十天前,他在德国拿下自己的第11座红点设计奖杯,为中国设计争光;

两年前,他在社交媒体发出“原创已死”的呐喊,令千万人动容,用真金白银支持中国设计;

四年前,他帮助两位农村手艺人实现梦想,让传统竹编手艺夺得国际大奖;

这样铁一般的汉子,居然倒下了。

沈先生本不必如此,他原来有大好的舒服日子可以过。

在做设计之前,沈文蛟学过油画,干过装修,做了快20年广告。

做广告很苦,经常要改稿,他不怕。一次不行就两次,屡败屡战,百折不挠,做到行为止。

从普通的广告人做到奥美、电通、阳狮创意总监,年薪百万,他凭的就是一个干字。

已经算是业内大佬了,可以休息了吧?沈文蛟偏不。

2012年,38岁的沈文蛟感觉做广告已经没有意思了,于是宣布改行:

“我要改行做设计。”“为什么?”“因为我买不到满意的家具。”

这不是一句玩笑话。

对家具,阿沈真的很严格,曾经因为找不到满意的床,睡了五年床垫。

离职前夕,有个同事让他帮忙拼装个衣帽架,15根木棍,12个金属配件,他装了一整晚。

这成了他离职的导火索。他转头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故事就此开始:

“我要做个傻瓜都能拼好的衣帽架。”

很多人认为隔行如隔山,沈文蛟很快就会饿死,可他自己觉得一切都是相通的:

“画画,做广告,做家具设计,都是靠创意取胜,哪有什么跨界不跨界。”

但因为以前确实没干过这活,沈文蛟给自己的工作室命名为一般工作室。

带着一班手足,他开始了长达两年的研发。

首先是设计问题。

沈文蛟觉得,就一个衣帽架,自然是越简单越好,不要用胶水、钉子,要能直接拼起来。

思来想去,他从梁思成手绘的中国传统斗拱中找到了答案:

就用传统的榫卯结构,有得搞!

几个月过去了。

盯着斗拱,沈文蛟和手足们把一个衣帽架简化成了六根棍子。

棍子三长三短,只需要1分钟就能拼装在一起,而且绝对稳当。

效果图有了,那估计很快就能出成果了?

远着呢。

别的不说,光那个木棍上用于连接的钻孔朝向,就难倒了全国的厂商!

因为要求标准化生产,而且误差又不能大,全国各地的厂商都不愿意接这一单。

思来想去,沈文蛟干脆上淘宝众筹,筹了16万,自己投资了一条生产线。

成品总算出来了,可沈文蛟刚把他们发给天南海北的顾客,问题又出现了。

由于顾客遍布全国各地,原来用的材料热胀冷缩,拼装很困难。

沈文蛟只得到处道歉,又开始试验各种材料:

江南竹、北美白蜡木、北美黑胡桃、德国榉木……

反正都是好料子,可靠的料子,牛皮就完了。

就这么着,前后画了快两年时间,沈文蛟交出了他的答卷:由六根木棍组成的NUDE衣帽架。

这六根木棍,斩获了包括“设计界奥斯卡”——德国红点至尊奖在内的七八个奖项。

在相当短的时间内,这个衣帽架销往全球14个国家,在国内更是登上各种杂志、影视剧。

沈文蛟意气风发。

然而,原以为掘得第一桶金、可以进行下一个产品开发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

虽然有专利,但NUDE衣帽架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被无数人仿冒。

据统计,仅在某网站,山寨店铺最多的时候达到288家之多。

一年时间,NUDE衣帽架销售额超过8000万,其中只有1%跟沈文蛟有关。

其他的钱,都进了山寨者的腰包。

沈文蛟气得不行:

我们这么多人投入力气研发了两年的成果,你们拍拍屁股不说声多谢就抄走了?

看我不告你们!

借助法律手段介入,沈文蛟在官方的协助下成功下架制假售假店铺近百家。

可山寨产品是封不完的。

今天这家下架,明天那家又上架。

即便现在,你搜索 “ NUDE衣帽架 ”,还是会有几十家盗版在线,而且全面覆盖各大电商平台。

为了规避专利, NUDE被抄袭者们改得丑了吧唧,面目全非。

沈文蛟也亲自和侵权者亲密接触,多次去到他们工厂调研,希望谋求合作发展。

毕竟,除了一些明知故犯的大企业,大多数仿冒者都是因为生活所迫铤而走险。

考虑到各方面的实际困难,沈文蛟还真诚地邀请他们转正为分销商、生产商,停止了所有诉讼。

“我的老师告诉我,NUDE如果可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就让他们去吧。”

然而,抄袭者不仅不领情,而是反咬一口。

有人对沈文蛟进行人身威胁,他不得不买了两根球棍防身。

除了恐吓,抄袭者们还付出了实际行动,想用“流量攻击”来搞垮沈文蛟的店:

“只要你的正版店倒闭了,那我们就不算山寨了!”

海量的流量涌进沈文蛟的店,最高一天有21万的点击,购买量却是零。

官方数据搜索部门表示:

“这些流量会慢慢拉低你们的转化,导致你们的权重下降,最终用户会搜索不到你们。”

4个月的时间,沈文蛟店铺从每天几百笔的成交量跌到2单,成交额只有239.04元。

NUDE衣帽架的销量跌到谷底,仓库囤积了大量产品,生产线几近停工,工人师傅面临失业。

2017年9月,忍无可忍的沈文蛟发布了那篇著名的雄文《原创已死》,宣布破产。

他详细介绍了NUDE衣帽架,叙述了NUDE衣帽架被疯狂山寨抄袭以及之后遇到的困境。

为了发出工资,让手足能买得起奶粉和猪肉,沈文蛟宣布清仓筹款、遣散团队。

“一群将自己的青春和梦想托付给原创的中国设计师,一家四年拿下6尊德国红点奖的创意热店,正在无奈地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

谁曾想,这篇控诉文、自白书居然是一根绝佳的救命稻草。

文章发出不久阅读量就破千万,无数的人涌进沈文蛟的店:“支持原创!”

当日两百万元的销量救活了这个濒死的团队,沈文蛟还因此拿到了风投。

眼见着沈文蛟的公司没有倒闭,有的人开始冷嘲热讽、讲怪话:

“就算强行续命又如何?下一次你怎么办呢?”

可他们忘记了,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

凭着一股劲儿,沈文蛟团队越战越勇,连续六年先后斩获十一项德国红点奖。

他创造了一个不用粘合剂和钉子的家具世界:

顾客们在这里买走的是木棍、木板、织物,回到家就能按照需要拼接成形态各异的家具。

形态优雅的置物架。

可以装猫的小推车。

全凭你想,全凭你敢。

他把自己拼装家具的快乐分享给了顾客,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自己创造独一无二家具的感觉。

达则兼济天下。逐渐成为知名设计师的沈文蛟,没有无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他以自己为例子,向人大财经委递交了中小企业原创保护建议书。

他还推动发起了点匠计划,发现并帮助那些有实力却不会推广、不会研发的手艺人。

在他的帮助下,62岁的老手工艺人王生民和张永杰用竹编手艺拿下了多个德国红点奖。

他像个铁人一样连轴转,不断刷新着工作时长记录。

两周前,在德国柏林领奖的他,依然和远在国内的同事们同步工作。

四天前,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交出了这两年的答卷:60多件家居新品。

玩具、儿童家具、成人家具、灯具 ...... 场景涵盖玄关、餐厅、客厅、书房、起居室、阳台。

他胸中有一口气:我说过原创已死,但我不相信。

然而,这口气太过沉重。连日奔波加上对产品设计精益求精,他燃尽了自己的生命。

9日凌晨,沈文蛟因过度劳累猝死,终年46岁。

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他分享了自己团队最新斩获的红点奖,以及最新推出的文具系列。

像一个将军在检阅自己的部队,又像一个父亲在为自己的孩子们感到骄傲。

消息传出,不少人都在沈先生的微博下表达哀悼。

小in无意将沈先生拔高成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他当然也会有缺点。

他曾说,“设计师要有骨气,没骨气才会去抄袭,有骨气就会做原创。”

无疑,沈先生是一个有骨气的战士。

为自己而战,为弱势的设计者而战,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截至发稿前,笔者在各大电商平台看到,抄袭者们拙劣的山寨商品依然在售卖,销量可观。

有人说,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之冻毙于风雪。

现在,抱薪者已经冻毙了,风雪却依旧猖狂。

小in请大家一同敦促抄袭者,立即下架山寨链接;用脚投票,支持原创设计。

中国设计之未来,就在你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