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视觉传达

外国插画师画出上海最温暖的街头,她笔下的童年是绮丽诡谲的梦

发布时间:2019-08-06      阅读量:15959次     

艺术巅峰的古希腊,

文艺复习初期的意大利,

19世纪的诗歌欧洲,

这些已经逝去却仍活着的时光,

是插画师Sveta Dorosheva憧憬的时光。

她说,只要能画画,

即使借着修道院的光我也愿意在那里呆上一辈子。

梦想回到中世纪的她却来到了中国上海,

用黑色线条勾勒出上海街头的五彩斑斓,

用一抹中国红点缀上海街头的人情冷暖。

上海是一座摩登城市,

上海是一座复古之都;

那里有最璀璨的夜,

也有最平凡的街,

少女着汉服飘飘然穿城而过,

老人着现代时装三两街头聚集,

这一出鲜明得对比戏比满墙得红更惹眼。

时光从未怠慢文化,

岁月冷漠起来比谁都残忍。

麒麟身后高楼耸立,

这双石头眼看过灯笼高挂的街,

也看过霓虹闪烁的夜,

一条红绸缎传承至今,

中国风在前,中国味在后。

杂货店存在于每一处人满为患的街头,

杂货店里商品琳琅满目,

多得像哆啦A梦的口袋,

从一毛五毛到五块十块,

它仍然不改面貌的伫立在路边,

吸纳着路过的人来车往。

孩子抱在怀里,

手机捧在手上,

面无表情的脸配着一颗佛系的心,

Sveta Dorosheva只一幅画,

未着丝毫彩色,

道出现下中国青年的生活现状。

同样是一幅未着颜色的画,

而这接天的莲叶却染满嫩绿,

带着荷叶清香扑鼻而来。

“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

Sveta Dorosheva用墨水,

一笔一划勾勒出中国诗歌,

她在上海看到了中国人的诗意生活。

说到中国街头雕塑,

十二生肖绝对有一席之位。

十二生肖仍在延用,

中国文化生生不息。

街拍,一项新兴的文化。

街边蹲着手持相机的男子,

街上走过一位打扮清新脱俗的女孩,

接拍文化就产生了。

在Sveta Dorosheva眼里,

街拍与插画一样,

都是观察生活发现美记录美的工作。

从前,大自然是活的,

是人类造不出的五彩斑斓,

会飞会叫会让人恐惧;

现在,大自然是标本,

安静而沉稳,

却没了颜色。

Sveta在上海街头遇到了同行,

高矮胖瘦、古今中外的名人栩栩如生,

她切身体会到中国一句古话:高手在民间。

不仅仅是在上海,

在整个中国,

街头都少不了小吃。

民以食为天,

街以食为生。

一座包容的城市,

不仅仅有垃圾分类,

它容得下最时髦的女郎,

也容得下谋生的载客郎。

八天神佛在上海,

吃喝拉撒在上海,

生活在上海,

可以拿很高的工资,

可以住很旧的房子,

但是依然精致,

这就是小资。

上海走廊后,

有窈窕淑女;

上海弄堂里,

有下不完的棋局;

上海人心里,

有永远的善良。

她称这是一段十分有趣的插画实习经历,

Sveta Dorosheva笔下的上海,

线条细腻,色彩简单,

却比照片里灯火璀璨的夜上海更有温度。

Sveta对画画有着孤注一掷的偏执,

虽然大学修的是语言与文学学位,

非科班出生的她却能忍受这份画者的孤独。

现居乌克兰,拥有自己的工作室,

那就是自己住的小家,

一张桌子,一张凳子,一堆画画材料,

极其简单的工具,辅以无尽的灵感,

艺术人生,孤独却不寂寞。

Sveta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对日常生活的观察,

她的作品处处散发着生活的气息,

比如耶路撒冷五颜六色的街。

艺术史的魅力更是吸引着她,

独爱中世纪的传说,

这从她钟爱收集带有怪异主题的

古董明信片也能看出。

Sveta Dorosheva,

是一个美丽、细致插图艺术家,

她的童话风格堪称经典。

她用一抹红,

标记最深刻的童年记忆。

小时候的顽皮是什么呢?

是磕破的菠萝盖;

是为了学会游泳被呛的无数次水;

是灵活手指中变换无穷的绳子把戏;

黑板上的排列组合早已忘记,

课堂中传字条说悄悄话的小动作,

红领巾点燃你学年记忆。

还未识字便会拿着笔涂鸦,

这是每一个孩子的天赋,

可学业路上容不下太多的天赋,

只好把琴棋书画丢掉,

但多年后再捡起,

你发现那些天赋从未抛弃过你,

你依然可以从中获取简单的快乐。

田间的蛙声、菜畦的瓢虫,

它们是大自然对儿童的馈赠,

赠予每一个少年无穷无尽的想象力,

奇幻诡谲得令成年人咋舌,

原来那些被嘲笑得年少无知,

换个角度看是如此的神秘而美丽。

每个孩子都喜欢玩铲沙子的把戏,

他们看见海螺船上站着一人钓海鸥。

成年人的杯子里有咖啡,

少年的杯子里有愁绪,

童年的杯子里有快乐。

如果非要点出儿童时期的美好一二,

那就是吵吵闹闹也不会散的友谊,

牵手漫步漫天花朵山坡的朦胧爱意。

有人说,

Sveta是一个在身体上从事工作的艺术家,

她的作品都是用传统材料手工完成的,

也正因为如此,

她可以更为集中精神,

将每一笔神奇的想象力展现在她的插图中。

Sveta Dorosheva对童话风格的喜爱,

或多或少受到哈里·克拉克、凯·尼尔森、

埃德蒙·杜拉克和阿瑟·拉克姆等人的影响。

但她的绘画风格增加了更多的超现实主义,

古代服装、中世纪徽记、纹章符号

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版画也是她的灵感源泉,

古老的植物学插图是她链接儿童世界的桥梁。

她将童年的诗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她是少有的长大后还能回到童年的人,

脑海中的狂想曲,就是他们吟唱的诗歌。

床下的黑洞是每个孩子入睡前的噩梦,

但Sveta用她的“亲眼所见”告诉我们:

噩梦原来长着一张可爱的脸。

八爪鱼可以变成妹妹身上的裙子,

鳄鱼可以被改造成哥哥身上的裤子,

谁说儿童没有时髦可言?

那是我们赶不上趟而已。

用海螺听海,

大海就在脑海里。

我们的通感联想能力,

曾经这么强大。

现在,Sveta Dorosheva请你听听来自童年的声音。

“睡着后我要变成超人,

拯救大人们烦恼的世界。

“巴迪会保护我,

有了它我就是街上最靓的仔!

“我现在是万能机器人,

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比如你可以让我陪你玩!

“去冒险吗?

就像杰克船长一样,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有这么多这么多朋友,

他们是大棕熊杰克、小灰熊马特、小白熊爱丽丝……”

“恐龙化石一定很想复活吧,

我要让它重新飞上天,

让它看一看这个越来越善良的世界。

“我会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大厨,

煮出的食物能让所有品尝到的人都开心!

上海街头系列的暖心,

童年系列的开心童趣,

就是Sveta Dorosheva要传达的思想。

Sveta Dorosheva建议年轻的

插画师们从事新兴的绘画载体,

比如游戏、电影、动画片,

但她仍然坚持传统的书本纸绘。

Sveta已经离不开画画,

画画是她平淡生活里的一份执着和坚守。

这份执着给她带来无法复制的快乐,

这份坚守让她明白创造价值远比金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