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工业文创

这12件暖心设计,现身城市街头:中国人的生活正在被设计改变

发布时间:2019-07-22      阅读量:3948次     

最近发现了件很有趣

也挺暖心的事

这件事的发起者是一个国产品牌-造作

他们带着12件设计,去了4个城市

走街串巷,在市井里用椅子换故事

这些讲故事的人群,也许你每天都能接触到

却不知道在其背后藏着怎样的人生

看过百态的同时,我们也窥见了国产设计

走进中国家庭的样子……

深圳

臭豆腐店

主人公:洪大哥

交换:飞鸟实木椅

深圳蛇口老街是最有老蛇口味道的地方,小商铺非常多。洪大哥租了个2平米的小门脸,卖了8年臭豆腐了。

配料里的酸菜和卤汤很好吃,回头客多,一天最多能卖1000多片,卖完就收工回家。

他十几岁出来打工,在钱塘江边开过饭店,在武汉承包过大学食堂,最好的时候在武汉买了两套房,坐在办公室吹空调。

之后饭店倒闭、投资失败,赚的钱都赔掉了。“一步错步步错,错到来深圳摆地摊。”但他想得通。

“生活还要继续,日子还要过。不怕,总有路可以走。”

门脸太小,他很少坐着,随便买了个马扎。交换故事之后,他选了夜黑的鸟实木椅,因为黑色“稳重、大气”。

叫飞鸟椅,是拿鸟居当灵感,椅子背像飞扬的屋檐。设计师把千年的建筑意象装在一把椅子里。洪大哥炸东西累了,坐在上面终于能踏踏实实地歇口气儿吧。

可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还是带回租的房子去,给小孩写作业用。这么多年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不想他成为留守儿童。

“一家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

油画坊

主人公:周永久

交换:百合椅

一部《中国梵高》的纪录片让深圳大芬村火了。这村子有1200家画廊,上万人从事油画相关工作。

周永久在这画了17年,临摹了30万幅梵高的油画。如今他的画室已扩大成公司。他教过400多个学生,十几个留在村子里,剩下的遍布全球。

个性和原创是个稀有的东西,能从大芬村走出去的画工,0.5%都不到。“临摹是为了迎合市场,必须做。”不过他也在尝试做属于自己的东西。

门口痕迹斑驳的木凳子,已经陪他10多年。一层层的颜料,沾染在上面,多了层外衣。

他看中了青粉色的百合椅,简洁的线条像他笔下的每一画。他说“坐起来比想象得舒服,有靠背有扶手,以后专门画画用。”

关于未来,他早已想好:“画了28年,我不急着退休,想就这样继续画下去。随着身体慢慢变老,画一辈子是很幸福的事情。”

海鲜摊

主人公:小林

交换:丝绸椅

蛇口海鲜市场,深圳最有烟火气的地方之一,每天熙熙攘攘。21岁的阿州在这里显得很特别,显瘦害羞,大T恤,嘻哈的发型。

他小学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啥都干过,可收入太低。后来卖起了小龙虾,在海鲜市场混迹10年,基本没有出去过。

“我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我交的朋友也都是市场里的,大家都是同一个层次,我想学点新的东西都没有人教。”

他平时坐着的红色塑料椅是老板给的,很小很窄的一只,坐的时候很小心。但才三个月就坏了,只好用胶带缠着凑合坐。

他选了一把石灰绿的丝绸椅,椅面宽阔,曲线恰好,正好把屁股安心地坐进去,稳妥。“这把不怕沾水,我也喜欢蓝绿色”,顿了一会,他又补充道,“不喜欢红色。”

没事的时候,他就刷抖音,自己的发型是从抖音里看来的。他不喜欢海鲜市场,太湿了,但又不知道出了海鲜市场能干嘛。

“很多人都说市场里有腥味,但我根本闻不到,可能习惯了。”眼下他只想好好赚钱,娶个老婆,有个稳定的家。

布料店

主人公:戴老板

交换:8点实木软椅

戴老板曾经做过服装工厂老板,也做过日本高级服装品牌的中国区总经理。如今年纪大了,来深圳开了家布料店,卖羊绒、天丝等中高端布料。

他每年都会根据市场研发新的面料,用什么毛,多少毛,都很严格。“我做的面料别人家基本没有,也没法模仿。”

“做服装需要年轻的身体,和神经质的脑洞。”

因为东西好,很多时候一边喝茶,一边把生意做了。店里之前有躺椅,嫌占地方,换成了凳子,可终究有点硬。因为没客人的时候,要从早坐到晚。

他用故事换了把8点实木椅。叫8点,据说是因为坐垫对身体很友好,能从早8点坐到晚8点。“舒服不占地方。”犯职业病的他摸了下靠背的布面,说:“340g的啊,可以。”

在服装行业多年,戴老板深知面料对设计师的重要性,因此,这家店他开得很称心,“帮人找到需要的、合适的布料我就很开心,被人需要就会开心。年纪大了就回老家西安养老。”

北京

理发摊

主人公:郭阿姨

交换:蜻蜓椅

北京的西大望路天桥下,郭阿姨在那做理发。一顶阳伞,一把椅子,一个凳子,一个工具包,一面镜子,一干就是10年。

她用纸板做了块招牌:小凤理发。附近的人都知道,5块钱,3分钟,就能带着一头清爽离开。10年了,没涨过价。

“有人觉着剪得好,也会给十块。”

郭阿姨的手法十分熟稔,理完一个就迅速解下围布,轻轻一抖,又给另一个人披上,来不及抖落自己手背和手臂上的碎发。

客人大多是回头客,安静地坐下来,并不介意太多细节,就算阳伞并没有遮住毒辣的太阳。

一把椅子用来给理发客人坐,凳子用来等位。上面都包着宽胶带。从郭阿姨嫁到北京来就跟着他们夫妻,为家里服务三十多年。这也是他们唯一能拿出来用的了。

交换椅子时,郭阿姨想了想说,白色吧,和我的白大褂挺配,看起来干净,然后,轻巧一点的好。纤细似蜻蜓,这把轻盈的蜻蜓椅就在路边正式上岗了。

虽然工作环境简陋,但郭阿姨没打算换地方,因为“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她打算“剪到80岁,然后活到100岁,还能享受20年生活。”

粮油店

主人公:张姐

交换:弓椅

张鹏粮油店,因为可以刷老年卡,虽然只开了3年,却颇受欢迎。店主张太太看来往的老年人太多,还在店门口放了把椅子。

他们一家都是山西人,“在家没活儿,就出来找生意干。”几年前,她和丈夫、弟弟一起来北京,开了这家粮油店,

“老家也有人出来开店干这个,我们就学着干”。

下午四点多,顾客络绎不绝,挑鸡蛋的,装绿豆的,找白醋的,大多数人来了自己用袋子装。张太太每天过秤,算钱,说话不多。

米面、粗粮区色块分明,是张太太最喜欢的一片区域。说到最喜欢的颜色,她说口而出“大红“。

于是,一把茄红的弓椅代替之前的软椅放在了店门口,像一把把弓弩,穷极几何美学。“这个和我们屋檐的红好搭,而且好擦洗,也不怕淋雨。”

随着北京胡同的减少,周边居民变少了。但张太太没有觉得很难做,她的女儿今年刚在老家参加完高考,她希望孩子能来北京读大学。

上海

切面店

主人公:孙师傅

交换:丝绸椅

上海黄浦区的华良切面店开了70年了,上海人爱吃的馄饨皮,南北方都吃的饺子皮,最近年轻人爱吃的菠菜面,鸡蛋面,都有卖。价格亲民,一天能卖1500斤面。

店主孙师傅,从十几岁学切面算起,在这里已经干了40年。做面是门手艺活。很多老邻居搬到松江,朱家角,依然回来买面,他很自豪。

“面条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一吃就能立即感觉出好坏。”

他今年59岁,切馄饨的刀都是自己设计的。“每天凌晨四点起来做面,六点开始陆续送货,九点又要回店里继续做面,这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苦。”

每天下午两点以后,如果没有新的订单,孙师傅会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店里的木头椅子是过去买的,漆都掉光了。

他用旧椅子换了把柠檬黄的丝绸椅,说颜色鲜艳,放在白白的面堆里好看。和龙虾小哥那是同一款,颜色不一样。

他希望更多年轻人来学这行,“做面的手法看起来普通,可里面藏着值得用一辈子去学习的门道。”

虫具店

主人公:老谭

交换:豌豆实木椅

全中国玩虫的人,都知道谭金贵,他是89岁的老人了,在成都北路开了家虫具店,40年有余。

他做的蝈蝈笼子,能让蝈蝈在里面唱出更好听的声儿。“就像是在一处好的音乐厅里拉小提琴的音质。”

外孙从小跟着他学做虫笼,成了接班人。“蝈蝈笼子的配色都是我选的,很多都是几十年前存下的老货。有时候也让外孙给点建议,但他选的,老客人都不喜欢。”

店里垫着皮垫的旧椅子是外孙装修店铺时买的,老谭觉得“舒服还行,但颜色不大好看”。

不过他很喜欢交换的石灰绿色豌豆椅,两个曲面交叠,像打开的豌豆荚。说圆溜溜的有点特别。老谭准备把它放在柜台旁,客人来的时候也可以坐一坐。

“年轻人喜欢玩虫的已经不多见了,应该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学学传统文化的东西。”

农贸店

主人公:霍阿姨

交换:8点实木软椅

30年前,霍阿姨从东北来到上海,她是黑龙江八五七农场派来的第一批员工。

每天早上5、6店起床,经营这家农产品店。用店里的食材做早点,卖给周边的上班族。

店里的顾客快有100万人了,她看到的不只是数字,而是来帮妈妈买绿豆莲心的邻居小姑娘,一转眼被新郎官背着,走过店铺,远嫁去别的区。

又或是小姐姐、小哥哥们,转眼就成了奶奶爷爷辈的人。

后来电商盛行,霍阿姨也跟着潮流做起了微店与淘宝,但她依然觉得,“只有面对面地和客人介绍才有真实感。”

周边经过的老人比较多,霍阿姨就放了一把椅子在路口,让他们可以坐下来喘口气,歇一歇,并特地在椅背上贴了张标签:“老人专座”。

可惜那把椅子有点硬,所以她选择了一把有很厚坐垫和靠背的8点椅,暖暖的柿红色,“老人家坐着更舒服点。”

“好吃的食物都很好看,颜色也是天然的。”

成 都

缝纫店

主人公:宋大姐

交换:8点实木软椅

宋大姐的“巧手缝纫店”开在“全球最酷50街区之一”的镗钯街。

店铺很小,只挤得下一个老缝纫机和一台锁边机,旁边是不到5㎡的厨房,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应俱全,一家人在这生活了20年。

在宋大姐屁股底下安静呆着、陪伴她度过了近20年的长凳子也充满传奇。“很多年前,隔壁大爷搬家时把它送给了我们。

这么些年,面儿上的木头都烂咯,我去网上买了这个塑料管的透气板,用布把它俩扎在一块儿。这个塑料管软着哩,夏天坐着特别凉快!”

她选中要交换的8点实木软椅的高度和旧椅子的高度刚好一样,上半身趴在桌上补衣物的同时,脚也可以继续踩缝纫机。

软厚坐垫加上同样厚度的靠背,可以让她工作时更舒服一点。

“不过我做这个可能做不了几年啦,眼睛越来越不好使了”,说起退休,宋大姐依然很乐观,“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嘛!”

冒菜馆

主人公:佘老板

交换:飞鸟实木椅

“毕竟我们是较场坝第一家店,我们开了之后,周边就陆续开起了好多家冒菜咯!”佘老板的冒菜店总是飘着一阵阵让人口舌生津的香味。小店人满为患。

客人选了菜品后,他通常会按顺序将它们放进持续沸腾的铁桶里“冒一哈”,拿长木筷挑起落下,最后夹到大碗里,再撒上香料。

客人不多时,佘老板会端一个有靠椅的小木凳,坐在店门口摘摘菜,看看行人和风景。橘黄的小木凳磕磕绊绊多年,椅面和椅腿上有不少划痕,椅面还裂开了一道缝。

“凑合到用嘛,还是可以用的”,然而木凳太矮太小,弯腰坐下时,膝盖也越来越难以承受压力。

茄红色的飞鸟椅布垫厚实,高度合适,弧形椅背能让人舒服地靠着,很符合佘老板憨厚朴实的性格。

他决定将新椅子放在自己做账的桌子旁边,“感觉数钱更扎劲了!”

停车场

主人公:郑师傅

交换:弓椅

郑师傅专门负责停车收费,大片郁郁葱葱的树荫下,就是他的“工作间”。

他身边有几个破旧的椅子,“他们不要了嘛,我就捡过来坐着。椅子嘛,只要还能坐就行。”言语间,郑师傅走向一对准备把车开走的男女,去给他们算停车费。“我们的工作没有啥子换班,就是从早做到晚。”

说是不能太显眼,但选椅子的时候,郑师傅竟然选了一把从色彩到造型都非常扎眼的樱红色弓椅,心底还是渴望被关注吧。

远远看去,他的蓝色工作服与椅子的樱红,碰撞出一股浓烈的生命力。

“其他旧椅子我不会丢,偶尔换到坐也挺好!”说完这话,郑师傅从口袋里摸了一盘蚊香,掏出打火机将它点燃后,递给了旁边背着双肩包刚放学的女儿。

活在世间,浮浮沉沉

总会在每日两点一线的生活里

抱怨着人生的无趣和苦涩

但也别忘记

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生命的体验者

多去看看,体验下不同的生活方式

人,总会多多少少变得豁达些吧

通过这12个故事

也让我们看到了难得的画面

新鲜的产品设计走进寻常人家的样子

大大君觉得造作搞的这次事件,挺棒的

一个故事,交换一把椅子,一件好设计

也许会换来一个新的习惯,甚至是新的生活方式

也许这就是产品设计的力量吧

随着时代的变迁,消费升级

人们家中的物件在变化

由旧到新,从丑到美,单一功能到智能

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变了

但总有些家庭是守旧的,是未变的

那就把这12把椅子当成一个符号

也当成一个契机

让大家去发现设计的力量

去发现新的心情和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