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投稿攻略

2019米兰家具展官方发布:9大未来趋势

发布时间:2019-05-14      阅读量:1197次     

2019年4月9-14日,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举办,来自全球的家具品牌汇聚一堂,百花齐放。下文为米兰家具展官方发布的9大趋势:

1 “通用”家具的定义

在市场迫切需求的推动下,我们纷纷对“通用”家具开始了尝试。“通用”家具,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中性或是无自身特点,而是指能被不同群体和国家的公众所接受的东西。“ 通用”家具意味着家具需要拥有简单优美的形态,但却又与上世纪 90 年代晚期流行的简约主义并不相同。它带有美国千年至福教派那种温文尔雅的简单、率真、朴实。

这一设计风格在Artek 公司的 Atelier 椅(由Taf 工作室为斯德哥尔摩的瑞典国家博物馆设计)、David Lopez Quincoces 为 Lema 公司设计的、线条简洁的 Ella 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Jean-Marie Massaud 为 Poliform 公司设计的的 Kay Lounge 休闲椅、Michele De Lucchi 为 Alias 公司设计的 Trigono, 都表现出同样的趋势, 但丹麦家具的传统风格更明显一些。Rodolfo Dordoni 的 Tusa 扶手椅更西方化一些,基本上趋向于美国上世纪 50 年代的风格,并由Zanotta 公司出产。

还有一种方法能实现这种简单优美的风格,不过需要涉及到对传统家具的反思,尤其是二十世纪早期的威尼斯家具。这个时代的威尼斯家具中,很少见到传统的那种繁琐风格(参考Hoffmann 或Kolo Moser,很奇怪的是,维也纳正掀起关于他们作品的怀旧主义风潮)。例如,Michael Anastassiades 对经典弯曲榉木家具的重新解读,这些家具是他为 Gebruder Thonet Vienna 公司设计的作品。

古代青楼养一群壮汉,仅仅是为了看家护院?还有这个重要作用!

广告

Alias 家具

历史上最惨的一位女皇帝,战后被俘后,被折磨三天三夜广告

Artek-Atelier 椅

后宫妃子被临幸后,为何次日都无法下床?宫女道出详情!

广告

后宫妃子被临幸后,为何次日都无法下床?宫女道出详情!广告

Poliform2019米兰展展厅

2 用过去的旷世杰作孵化新灵感

同样的,那种翻找被遗忘的经典作品资料,然后再重制的观念,正完全成为主流,设计师试图用似曾相识的安全感来抚慰新买家群体中日益明显的焦虑情绪。今年是著名的 Bauhaus 风格盛行的一年,因此不由使人回想起 Weimar-Dessau 运动产生的最重要作品,同样还有Knoll International 公司的作品,该公司的作品在这一风格中占相当大的比重,并最后胜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Mies van der Rohe,他是 1933 年被法西斯分子关闭的著名艺术学校的最后一届校长。在对 Bauhaus 风格的致敬中,Nicola Gallizia 为 Porro 公司设计的 Lull 椅最吸引人的眼球。丹麦风格是另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也是另一个重新研究的对象,在这种风格方面,Carl Hansen&Son 公司的表现最好,它重现了 1954 年由 Hans J. Wegner 设计的标志性的 CH30 椅、Børge Mogensen 的 Contour 椅(1949 年),新作品的特点是实木与弯饰面板的特别组合。

1911 年成立的 Fredericia 公司则更青睐于丹麦设计师 Jens Risom 的作品,后者于 2016 年以 100 岁高龄辞世,Fredericia 公司重制了他被人遗忘的众多杰作,例如小而富有象征性的 Magazin 复合桌。

Carl Hansen&Son-CH30 椅


历史上最惨的一位女皇帝,战后被俘后,被折磨三天三夜

广告

Porro-Lull椅

虽然 Fritz Hansen 公司仍在挖掘美国设计师 Paul McCobb(1917 年-1969 年)的遗产(从上世纪 60 年代以来再未有人探索过),但还是拿出了具有理性主义风格的新作品( Planner 架),这些作品表现出的是崭新的诠释,而不只是简单的再解读:Jaime Hayon 研究了上世纪 50 年代著名设计师 Hans Wegner 和 Finn Juhl 的作品,扩展了他们的原创风格,给他们设计的椅子赋予了一丝卡通风格。

原来那些意大利设计大师的作品也吸引了各大家具公司的注意。Poltrona Frau继续探索Gianfranco Frattini的设计理念,并展示了一款中间部分可旋转的书架(Turner,原来的Model 823,1963年),可谓真正是一次类型上的创新。

一般来说,重制的对象往往是较晚时期的设计品,例如 Jun Kamahara 于上世纪 90 年代设计的 JK 安乐椅,Ritzwell 公司已将之重新投产,这种椅子的上面是蓬松的软垫,纤维的金属结构框架,会随时间的流逝呈现出特殊的光泽,完全符合日本的“furubi”理念。Jean- Michel Wilmotte 于 1993 年为Louvre 公司设计的标志性的 Todo Modo 组合式座位系统(给人的感觉宛如昨日,但实际上已经过去了 26 年!),也由 Tecno 公司发行了重制版。

3 形式上的创新

家具业中这一与其“孪生”的行业——时装设计业(不包括大规模生产,后者似乎是在实时‘复制’所有的新产品)同样的对“新颖”的渴求,将导致设计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在这些新方向中,新原始主义最为引人注目。使用不同类型的材料无疑是一条捷径,例如特殊来源或材质(深色、带纹理、压碎的)的石头、手工编织的织物(例如经向斜纹毛织布)、染色和打蜡的混凝土等。总体上,对于那些享有或见识过奢侈品的人来说,通常更向往原始洞穴的神秘。

这一点在地毯业中表现的尤为明显,而 Analogia Project 工作室为新成立的品牌 JCP 设计的 Glacoja 桌面摆饰是将一块 Plexiglas 挖空,模仿被侵蚀的古代冰山, 设计师 Sam Baron 的Aboram 花瓶/烛台则是一个小小的黄铜杯放在缟玛瑙块的顶部。Paola Navone 这次为 Gervasoni 公司设计了一款经典的椅子(Next),靠背是带连续冲孔的铸铝,这种技术常见于雕塑或制作小部件。

后宫妃子被临幸后,为何次日都无法下床?宫女道出详情!

广告


Gervasoni 米兰展展厅

各个历史时代中,总会有短暂的一段时期,出现从不完美发展成“不和谐美感”的事例, 我们这个时代也未能例外,标志就是过分地强调美感(例如从文艺复兴到矫饰主义的转变)。而求助于过去大师的作品,有助于公众经过一个接受过程。这方面一个完美的例子就是 Antoni Gaudi 于 1899 年设计的壁挂式 Calvet Hanger,现在已被 BD Art Editions 公司重制。

可以看出,巴西的 Amazonia 长椅系列中有很多作品是在向最近刚辞世的伟大设计师Alessandro Mendini 致敬,这位令人怀念的大师曾经是美感亵渎趋势的领导者。William Sawaya 为 Sawaya&Moroni 品牌设计的带有光学镶嵌材料的书柜更是将 Mendini 推向了圣坛,这些书柜分别以 Alessandro I、Alessandro II 和 Alessandro III 命名。

更具技术领域的产品也不乏文学或神话色彩,看看 Pinna,一种可安装在天花板或墙壁上的动物形状的突出物,采用隔音材料制作,经 Caimi Brevetti 公司出品,由 A+B Dominoni Quaquaro 设计。Andrea Ruggiero 曾梦想建成一座柱子(包有软垫)森林,使用 Soundsticks(一种透明音箱)来分隔空间。

古代青楼养一群壮汉,仅仅是为了看家护院?还有这个重要作用!

广告

Sawaya&Moroni家具

4 生态教育

得益于越来越多地涉足回收再利用领域,我们越来越习惯于“另类”的美感。设计越来越体现出生态和环保意识,伴随着对“粗糙感”、无修饰、随意风格一定程度上的迷恋,引发了对回收材料的全面采用。这方面的标志是 Jorge Penadés 在 BD Barcelona 公司的项目Remix Vol3,该作品使用了彩色挤压铝型材,将停止出售产品未完工的部件组成了Piscis 花瓶系列。值得指出的是有部分家具设计方案受到了第 22 届米兰三年展中Broken Nature 主题展的主题和灾变警告的影响,这一主题强调了人类与自然之间因不和谐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Remix Vol3

5 完美/不完美

总的来说,2019 年的设计产品展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风尚。一种是仍然流行的对舒适和奢华的崇尚,主要是上世纪 50 年代的那种风格,与精致的装修无缝衔接在一起。这种风尚不强调单件家具的设计,它注重的是建筑和整体氛围的设计,是对意大利传统内部装修理念的进一步发扬光大。在这方面,位于奢品展馆的参展商的作品都非常完美,例如 Giorgio Collection、Annibale Colombo 和 Baccarat La Maison,它们用各自的细节设计、独有的材料选择,为家居营造出奢华而高雅大方的整体氛围。 另一种风尚,就是赋予不完美和工艺新的价值(工艺无疑是提到最多的词之一)。

Giorgio Collection

两种风尚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对金色的青睐。从古旧的黄铜色到闪亮的淡黄色,从手工制作的金色叶片到外壳涂装,这种贵金属的颜色无所不在。甚至在户外作品(见 Daniel Germani 为Gandia Blasco 公司设计的 Solanas 系列)中,金色也突然变成了基础色。


Daniel Germani- Solanas系列

6 户外家具成为新的身份象征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室内家具业的增长不够快速,但室外家具业的发展却颇为迅猛。主要的软垫家具生产商带来了完整的室外系列,比如Flexform等,尤其以Antonio Citterio的“经典”设计最引人瞩目。作为另一家因饰面而闻名的公司,Giorgetti将户外系列的设计任务交给了Palomba Serafini,最终设计出拥有绝佳Eileen Gray风格的Break系列。

Giorgetti户外系列

可以这么说,室内-室外花瓶之间的联系已经出现了改变,而灵感更多地来自户外世界,而非室内。例如,Yabu Pushelberg 组合(两人分别来自纽约和多伦多)为 Glas Italia 公司设计的大水晶“盆”,可用作生态缸或花盆。这一现象也表现在自然主义的爆发中:绘有大型植物图案的壁纸,棕榈树和无花果树给家居营造出一种大自然的气氛。参看 Marcel Wanders 为Londonart 公司设计的Wonderlust。

展会上也不缺乏绘有大型动物图案的壁纸(Wall&Decò 公司),以及梦幻乡村主题的壁纸,来自 18 世纪的淡底印花亚麻布壁纸和Grand Tour 的“田园曲”壁纸。总的来说,壁纸是今年的年度材料(Jannelli&Volpi 公司,通过 A Tribute 向 Kandinsky 致意,激励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注意环境艺术)。Rosita Missoni 为 MissoniHome 公司设计的新 2019 系列以天然色彩作为第一主题(Winter Garden 非常棒)。

另外,有很多室外设计在创新方面显得十分大胆,例如 Patrick Norguet 为 Ethimo 公司设计的 Swing 系列,Antonio Citterio 为 B&B 公司设计的 Ribes,后者是一种简单类型的日式床垫(玻璃树脂板条),其条纹棉布材料颇为新颖。总的来说,民族风格浓厚的作品居多,特别是反映非洲和南美文化的作品,超过了欧洲风格作品,甚至取代了以往更为温和的远东风格的地位(或两者类似)。

本届展会还出现了新的参展商,例如 Diabla 公司。该公司带来了其全部类别的室外家具和家具饰品。这些作品给人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是其对几何图案的运用,体现出最纯粹的抽象主义风格(Mona),作者是英国设计师和版画家 Jonathan Lawes。Colé 公司由 Julia Dosza 设计的、灵感来自 Malevic 的 Kazimir 屏风,将户外艺术与雅致的‘室内艺术’完美搭配在了一起。

令人感兴趣的户外家具还有 Tristan Lohner 为 Bebog 公司设计的桌子系列,其同时具有简约主义和上世纪 80 年代的风格,从桌腿到桌面,均给人一种非同寻常的悬浮感。此外, Angeletti Ruzza 为 da a 设计的Trame pouffes,装饰着抽象的图案,给人一种编织品的感觉。

B&B - Ribes户外家具

7 空间的混杂化

经济方面的原因(例如合同设计极高端市场的惊人扩大),以及心理学方面的原因(例如喜欢鸟巢房的宅人),导致了潜在的不同环境的混杂化,结果就是从单独的设计迈向整体空间设计。

如今,几乎没有人(这里我们指的不仅仅是终端用户,还包括设计师)还能在室内结构中 “会聚各种不同风格的设计”(包括布置经典作品)。装饰方案倾向于成为风格完全统一的整体:地板材料有着墙面材料、饰面材料和涂料的影子,所有这些在复杂的气氛照明下显得融合无间。选择的色调能立即与软垫家具的材料保持一致(对织物的研究有明显增加)。

家具和饰物摆放在一起不再是为了装点空间,而是为了彰显品味和文化,并且随着设计的发展而发展。尤其是在涉及到物品时,工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例如,比利时 Ostend 市Atelier Vierkant 公司使用粘土创作的工艺大师就是证明)。

极为流畅的设计标记出不同的生活空间,为起居和厨房区域、睡眠区域、水/休闲空间提供了多种用途和不同的装饰(千万不要称之为浴室或“卫生间”,尤其是桑拿浴室的装修水准与家具相当时,参见 Effegibi 设计的 Yoku)。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从属于建筑(可能是家、酒店或办公室)的户外空间有着与室内空间同样的重要性,这就是人们在户外家具上的投入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增加的原因。我们突然注意到,人们多少代以来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和消费观已经出现了显著变化。

我们还看到了跨越不同维度的设计。最明显的就是集体空间市场和家居市场的相互融合, 而办公和居住环境也不断的碰撞。以 Raffaella Mangiarotti 为 IOC 设计的 Ghisolfa 为例, 包覆、隔音的设计非常适合共同办公的环境,同样也很适合最近新出现的合住房屋。同样的还有 Lammhults 公司的 Ponto 桌,其设计师是 Troels Grum-Schwensen。Giuseppe Bavuso 为 Rimadesio 设计的 Self 显示单元似乎是为了迎合家庭和极高端精品店的氛围而生。

虽然跨界作品越来越多,Piero Lissoni 为 Lualdi 公司设计的 Lybre(一面墙壁,可旋转360°变成一个书柜,挡住入口,从而把房间变成一个‘秘室’),超越了家具范畴,成为了室内建筑产品。同样的“书柜”一词似乎不足以描述 Jean Nouvel 为 MDF 公司设计的Super Position,这一产品更象是一个“内附空间的卷册”。

历史上最惨的一位女皇帝,战后被俘后,被折磨三天三夜广告

Lammhults展厅

Eoos 为 Walter Koll 设计的作品跨越了家具和雕塑的界限,这两个领域已有多年的交集, 但真正出现跨界作品可能发生在出现艺术设计之后:Tama 工作台流畅的木质框架和青铜底座不禁让人想起了日裔美国艺术家 Isamu Noguchi 的杰作。Lago 的胶囊系列,XGlass Home,参照的是高级时装业,其将高端材料改为了玻璃。

考虑到我们这个时代流言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最后举个跨越个人设计与个人生活界限的例子,也许会让您觉得开心:丹麦设计师 Johannes Torpe 为 Moroso 公司设计的Heartbreaker 沙发,其扶手呈破碎的心状,公开吐露出当他的女友在他们结婚前夜离开时他的悲伤!

后宫妃子被临幸后,为何次日都无法下床?宫女道出详情!广告

Moroso沙发

可以这么说,2019 年真正的革命发生在家装的饰面工艺,而非家具本身。“饰面美学”已经真正起步了。在这一二维的设计领域,传统的坚固材料如白色Carrara 大理石、径切橡木、中性漆,正逐渐让位于纹理、角砾石、波纹、氧化处理、嫁接和嵌花:饰面正因丰富的处理工艺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这一趋势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现在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De Castelli 公司由 Stormo 设计的 Alchemy 边桌就采用了古代处理金属的炼金术方法。

需要强调的是,把“文艺复兴时期车间运作的方式搬至 30 世纪”的态度(把现在当作不存在:从过去直接跨入遥远的未来!),似乎对业界发展颇有正面影响:找回了遗忘已久的手艺和生产技术,恢复使用了古代的石材和木材,重新发掘了传统材料如藤蔓(见西班牙著名公司 Expormim 的作品)等,以及对饰面处理三维效果的探索(见陶瓷覆盖物、层压板和 Cleaf 公司的椎面镶板)。

许多涉及编织业的公司均拥有雄厚的技术基础。Dedar 和Rubelli 公司都对以往的资料进行过深入的研究,了解过去的辉煌,同时又不忘改进各自织物的技术性能,并不断提高。丝绒曾流行过一段时间,颜色以秋天的色调为主:红色系( 从粉红到赤陶红和牛血色),黄色系(马沙拉白葡萄酒,蜂蜜色),棕色系,绿色系(卡其色、青绿色和鼠尾草绿)。

除各厂家对天然材料的重视外,我们还看到了一丝向原创方案转变的迹象,例如 Antonio Lupi 名为 Cristal Mood 的彩色树脂,以及 Gwenael Nicolas 为 Budri 设计的微小镶嵌材料Marmor Natum,大理石材质,可自由拆解和组合。Kartell 由 Philippe Starck 设计的Smart Wood 系列,将木头这种古老的原料,转化成了高性能的工业材料。

Kartell-Smart Wood 系列


De Castelli - - Alchemy 边桌

9 从设计师到艺术总监,从艺术总监到造型师

专注于材料方面的设计工作,就意味着在研究中心和技术办公室进行的研究完成后,需要把结果移交给造型师,而非一般的设计师,这是因为精确组合的成果需要由他们来完成。反过来看,在 2019 年,设计师不得不从设计师转变为艺术总监,就像当初二战刚结束那样。这一变化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观察这种情况的结果是什么, 它将怎样发展下去,同时记录下它的准则。

这一显著改变的另一个结果是对所谓设计之星的重新审视:品牌和公司的技术越来越受重视,名设计师加盟或设计师的自我推销退居其次。不多的公司对这一最新的发展趋势感到惊讶,有很多公司以此来保持品牌与设计师之间的平衡。这种平衡的一个例子是日本的 Maruni 公司, 它将两大设计巨匠 Jasper Morrison 和 Naoto Fukasawa 的风格融合在了一起。

丹麦的 Muuto 公司和芬兰的 Nikari 公司有类似的“无名”风格,只是细微之处略有不同(如同实木桌和长椅的区别),后者带来了 Kaksikko 二人组的 Akademia 椅。最后要说的是美国的 Emeco 公司,该公司始终站立在探索“无声设计”的前沿,同时极为注重环境保护(参见由 Barber&Osgerby 设计的新 On & On 系列,70%的材料来自于 PET 塑料瓶)。

Muuto 家具

2019米兰国际家具展数据统计

超过205,000平方米的净展览空间和2,418家参展商,包括550名卫星展设计师,以及34%的海外公司(不包括卫星展)。

米兰国际家具展、国际装饰配套展(International Furnishing Accessories Exhibition)和国际办公家具展工作环境双年展(Workplace3.0)分为三个风格类别:经典、设计和奢品(其中奢品已扩充并将首次在4号展馆展出),同时,两年一度的欧洲灯光国际照明展(Euroluce)和卫星展(SaloneSatellite)也将一同举行。S.Project作为一个致力于室内设计产品、装饰和技术解决方案的独立展览空间,于今年首次亮相。

附记

 米兰展主席Claudio Luti与烩设计王焱博士

-米兰家具展主席Claudio Luti认为:中国企业应该让设计师释放自己的才华,而不仅仅是按照企业的设想优化产品。

-王焱博士解读:对于设计师,更多的应该是开发(explore),而不是控制(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