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工业文创

2021年顶尖的设计师,教育者和作家希望看见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2-19      阅读量:1281次     

2020是艰难的一年。根据 Natasha Jen, Rick Poynor , Ramon Tejada等人,这里有如何让这一年变得好一点的方法。

Image by Beatrice Sala.

2020年很艰难。在全球性的疫情、造成分裂的选举、上升的种族紧张关系之间,有时候让人感觉这一年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坏消息游行。但是我们现在身处2021年。一个新的年历,一张空白页。我们认为设计师们在去确保未来比过去更好方面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当然,所有设计种类都是关于创造新的未来)所以,本着这种意志,我们问了一些我们认识的最聪明的设计师、教育家、作家和出版商,他们在这新的一年里想看到什么。从包含了更多的社区设计到参与地方政治,从弱势群体言论发布的增加到设计教育结构上的变化,你可以在下方读到他们的希望和预测。

Jennifer White-Johnson and Ida Woldemichael

Jennifer White-Johnson,残疾人活动家,Bowie State University 平面设计与视觉文化助理教授

在2021,设计激进主义必须代表所有人,将残疾人的生活扩大为一种共同的解放,并真正呼吁人们采取行动。你正在与看起来与你不同的人们进行哪些设计对话?听起来不像你的呢?行动起来不像你的呢?你的设计作品如何满足和解放与你不同的其他人?这是应该引导我们走向2021的问题。

Ida Woldemichael, Wide Eye副创意总监

我想在政治设计领域看见的是处于弱势的设计师对政治的视觉叙述的塑造。我们独特地被种族不平等、移民政策所影响。并且伴随而来的是一种独特的设计视角。我真的期待,随着雾缓缓远离我们,我们能也够在政治设计中看见愉悦和积极。

Shannon Harvey; Adam Michaels; John Caserta

Adam Michaels, Inventory Press以及 IN-FO.CO

我多年的期待就是高水平的设计被更加广泛的运用,以使复杂的主题变得更加清晰,尤其是在这些复杂的时间点。我想要看见的是前瞻性的设计同前瞻性的政治进一步融合,特别是在关于2021年左派力量的增加应该处于什么位置的问题上。

Shannon Harvey, Inventory Pressand IN-FO.CO

2021年,我想要看见的是设计师重返当地。在这样疫情肆虐的一年里,我们已经在洛杉矶看见很多有着悠久历史的企业关闭了。这些企业,有的案例已经运营了数十年,通常是家族企业,是必不可少的聚会场所,也是几代人之间的联系点。因为他们常常依靠人流量而不能参与在线市场和外展活动,所以除了直接支持他们之外,我希望看到更多设计师伸出手并提供服务来帮助这些企业弥合数字鸿沟,或者寻找庆祝和提升这些社区支柱的其他方式。

John Caserta, The Design Office

一个工作室不应该太好。它应该有衣架,制作精良的家具,人,植物和工具。没有太多物质享受。没有咖啡机。我宁愿看见设计师将公共空间纳入他们工作室的一部分,而不是在工作室的设计与文化上花费时间和金钱。如果设计是一种回应,那么有太多需要回应给公众的了。每天走一个小时(你的通勤时间?)去理解材料,自然现象,公众场合下人与人更深的关系。每天带些零花钱离开办公室,在这些钱花完之前不要返回工作室。在公园长椅上读书。询问别人以求加入他们的桌子。关心他人。步行时打个电话,以检查植物、动物、材料和阳光。许多这些影响或者代替了你的桌面工作,与其说是他们连接了你和那些遥远的事情,不如说处在公共环境将你编织到一个需要你持续创造性关注的社区中。

通过在公共场所开展更多活动并邀请社区成员参与,人们的实践将开始解决您和您社区所认为最有益的问题。

Ramon Tejada and Natasha Jen

Ramon Tejada, 罗德岛设计学院助理教授

2020:说够了。展望2021,作为一个设计师、教育者,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人类,我想见证一种设计文化,它会不断地发生转动,变化,并且最终改变。一种不仅在表述意向上的转变,更是被我们整个社会所需要的在相同领域中结构性改变。

在2021年,为了设计以及设计教育,我想要以下:

  • 我们创造很多空间,为了那些被我们忽略的声音、想法、思考,以及视角

  • 当这场疫情结束后,我们不是仅仅返回到“正常”。我们如何参与、如何教、教了什么,已经发生了深远的转变。让我们将这些变化作为我们前进的一部分,

  • 6月份的时候,你有在社交媒体状态里贴出BlackSquare吗?从那时起,你做了什么去表达你真心在意此呢?

  • 环顾你的工作室、公寓、教室、教学大纲、空间,他们是否太同质化呢?如果是的,改变它。停止嘴上说说,去实现它。这里有太多的有天赋的BIPOC创意人员需要被滋养和支持,支持他们吧!

  • 为RIGHT NOW制作并教给它所有它的多样性。

  • 让我们听的更多,说的更少。

  • 为YOUR社区创作。

  • 为你爱的人创作,并包容他们。为爸爸妈妈创作!

Natasha Jen, Pentagram

品牌设计的实践是经济食品链中最脆弱的部分之一。它融入了当代初创企业思想体系的“规模扩大”。但它对蓬勃发展的经济的依赖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品牌在这个灾难性时刻中所扮演角色的诸多疑问。2021年可能是缓慢复苏的一年,我们只能希望企业和社区能够重建并且恢复稳定。但是,我想要我们(设计师)积极致力于如何使用设计来帮助文化和公共机构重新振兴,并在日益分裂和不确定的文化中成为重要的约束力。

Adrian Shaughnessy and Marc O’Brien and Sarah Harrison

Adrian Shaughnessy, Unit Editions

我尽量不说这句话“when this isall over”。对于地球来说,这是可怕的一年,看不见疫情的明确结局。但是,对于独立发行,仍有理由感到乐观。如果您失去了所爱的人,或者您自己已接触了该病毒,那么出版商的乐观态度可能并没有多大用处。但是对书籍和阅读的重拾兴趣为一些克制的欢欣鼓舞提供了好借口。

有趣的是,人们在读更多的书,尤其是处于隔离期的那些人。关于图书销售的报道好坏参半,有的声称增长,有的则称低迷。在UnitEditions上,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尽管发行能力有所下降,但销售额仍保持不变。我们甚至成功地完成了Kickstarter运动来为EdFella逾期未交的专著提供资助。

这给了我一些稍乐观的理由,以及勇敢的新出版品牌的出现。我想到的是像Sold Out这样的品牌,是我之前的两个学生设立的,目的是“使图形设计多样化和非殖民化”并发表“弱势群体的声音”。这样,弱势群体和其他类似者可以在处理严重且曝光不足的主题时存在。在这种令人沮丧的环境中,这无疑是令人乐观的理由。

Marc O’Brien and Sarah Harrison, Climate Designers 

在2021年,我们希望看到设计师加紧努力,为他们所信奉的原因大声疾呼。在气候设计师(Climate Designers)中,我们致力于鼓励设计师运用其创造力来采取气候行动。尽管设计师常为雇佣我们的企业服务,去建立信息并且组织转变文化的广告活动。但我们正在创建一个新的创意产业,设计师可以主动指导我们的技能和力量,以创造一种文化。这种文化不外乎要求欢乐,公平,热情,爱心和再生的文明。

我们希望改变我们通常听到的doom &gloom中有关气候紧急情况的叙述。我们乐意将它想成是Doom & Bloom——我们现在有一个重新设计我们的社会以使其更好的绝佳机会。

在我们三月份提交的 ClimateDesigners Party Program(项目)中,我们着重强调设计师们可以转换他们的方法论为“designwith,not for”以确保我们与社区共同创建解决方案,尤其是在设计应对气候危机的解决方案时。

Cliff Kuang and Halle Kho

Cliff Kuang, Google高级设计师

中国已经设计了我们的鲍德里亚式(Baudrillard-ian)未来,其中是互联网的特性(而非品牌或机构)定义了信息经济。例如,微信和中国Tiktok上的创作者制造或破坏品牌;他们是美国媒体公司梦寐以求的一种演绎方式的看门人。美国科技巨头知道这一点。新型创作者经济竞赛已经开始,它正在迅速重塑我们的数字生活,从Instagram进入购物时代到Apple Maps中的精选指南。这很有道理。创造者的涌现是因为对经验知识的信任不断消失。他们只会变得更强大。

Halle Kho, Frog’s New York studio执行设计总监 

展望2021,我相信它对我们设计师来说会是重要的,看见中对过去的反思与对未来的希望的结合在我们的设计里,尤其是在我们创造的用户体验中。在过去的这一年中,我们前所未有的依赖于我们的设备去指导我们、保持理智、当我们的朋友、提供生活的大纲。屏幕使用时间大幅增加。我想知道如何利用这些增长的依赖和信任去为设计选择带来一个更加健全的方法。例如,我想我们如何将我们的调研周期延长,去理解用户如何与更高保真度的原型互动。我们处在一个极端的时期,电子信息联系剧增的同时人与人的联系极速消失。我们对那种行为的了解程度永远不会相同。这一点对于成功的设计和用户体验的进步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产业转移不仅仅是视觉语境或是个别新的令人愉悦且上瘾的瞬间的趋势。它一定要能反映出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Rick Poynor, design critic and professor of design and visual cul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Reading

我对下一年的期盼是挑战现有平面设计的出版文化。我从事设计写作已有30多年了,令人震惊的是(非常奇怪)对特定设计对象的分析的评价非常的少。取而代之的是,太多的写作只写一些浅表的设计之上的内容,而不是驻足关注它。这篇文章是概括性的。它令人兴奋。它提升了个性(前所未有的感谢数字平台),但是它没有近距离观看设计然后告诉我们设计是怎么运作的。也有一些可敬的例外,例如经验丰富的作家 Ellen Lupton 和 Richard Hollis,是令人惊喜的,少数凭洞见和权威来撰写有关单个项目的文章的作家。在艺术,建筑,电影,摄影,音乐等其他艺术领域,这种近视是不可想象的。整本书都是关于单一作品的。平面设计能否承受这种专心的仔细阅读?是否有足够的实质内容来支持它?是时候让我们发现了。我们需要对平面设计写作抱有更大的志向。结果将真正衡量该领域的重要性和意义。设计编辑们和作家们,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原文作者 : The Editors,

翻译:丁池玥